离天堂最近的地方(连载)


前言:想了好久,盼了好久,终于因机缘巧合有了本人自工作以来史上最长的休假,二话不说,报了西藏团,行程是经过考量的,10天对于我们好奢侈,特别是随着年纪渐长,越发觉得时间的紧迫,随时有被某种东西抛下的危机感,有时候觉得错过一时就等于错过一世,梦想的实现需要努力,时间和金钱,可更多的或许是你是否能懂得抓住机遇,诗和远方永远是吃饱穿暖后的另一种潜意识的欲望。平时习惯了谨小慎微和按部就班,这次就让我勇敢一回,抛开对高原反应的恐惧,留给了心心念念想去又怕去的那离天堂最近的地方。

D1:出发第一天是晚上从上海出发去拉萨的每日唯一一趟的火车,从上海站出发,坐的绿皮火车,其实对于绿皮火车有满满的回忆,小时候跟着父母回老家,去上大学或回上海几乎全是绿皮火车,随着动车组列车的出现,记忆里毕业后近20年没有坐过绿皮,火车停靠的站不多,速度应该也是较前提了不少,硬卧车厢里充斥着烟味,轻微脚臭味,汗臭味,人声嘈杂味,人有些晕乎早早睡下,还服了一粒安眠片,竟然在停停歇歇轰隆隆的铁轨声中依旧毫无睡意,不过对面的小姑娘,上面的老大哥都是热情的,自动攀谈,倒也新鲜,有人去郑州,有人去西安,顺便问之“是否去此地有动车?”,答有,问之为何不坐,答曰票价太贵,对于我来说每次坐火车均是要求速度速度还是速度,其实对于大多数人来沪的务工者来说经济的考量才是重要的一环。骨子里来自底层的我,怀念的还是那份真诚和烟火气,还有小时候春运时回家拥挤被父亲抱着从车窗里塞进车厢的那份记忆。继续盯着车厢里22:00已熄灯却被外面斑驳移动的灯光照亮的床铺和天花板,听着驶向目的地的熟悉的轰隆声,眼皮逐渐沉重起来……


D2:天还未亮,就被列车员“到了郑州的旅客请准备下车”的喊叫叫醒,不用细听也能听到上铺大哥打呼的声音,迷迷糊糊睁开眼,列车仍在行进中,那“狂吃狂吃”的声音规律又有节奏,安眠药仍在发挥它的余作用,旁边车厢那些响亮且熟悉的上海叔叔大妈们开始高声谈话,把你拉进一个有着市井气息的世界。上海早成了自己第二个家,全世界走哪里都能听到那吴侬软语,对于我是亲切的。

这次是和妹妹同行,女人旅行最大的快乐便是途中吃零食,坐在狭窄却能容纳数人的床上,欢乐吃着我平常因为儿子的原因需偷偷品尝的薯片等,那么光明正大,那么肆无忌惮。旅行总会带本书,算是心灵的另一种慰藉,此次带了两本,其中之一便是一直未看的杨绛先生的《我们仨》,自觉开头有点晦涩,文笔也并不优美,或许是杨先生年龄大时写的,总是弥漫着疾病,死亡,分离的气息(没有对杨先生不敬的意思,个人观点,允许切磋) ,文字不多,希望后续会有改观,尽量在途中继续看完(补记:看到第三部分回忆的时候,已对本书改观,语言基调明显明朗,读起来舒畅很多,终究是回忆录结局无法改变)。

看着旁边上铺的姑娘坐我床上对镜贴花黄,那么认真,仔细,足有1小时,我耐心等待她完成再准备继续睡,女人的美丽是可以改变世界的。可我却是个例外(这里感谢老公能容忍一个人老珠黄却又懒惰的老婆),希望让这每天的一小时变成我的睡眠和美梦。

窗外的景色随着滚滚车轮在不断变化中,穿过秦岭的一个又一个山洞,穿山洞时不时有乘飞机才有的耳朵堵塞感,但今日除了黄土和树木没有其他;时间却很慢,慢的只有睡觉和思念,这辈子至今为止所有睡眠充裕的时间或许就凝聚在这两三天的火车上了,晚间等着至西宁换供氧列车,明日期待心中不一样的风景……

■ 沈飞燕  


字体大小       [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
体育现金网_现金网彩票_现金网投导航_赌博娱乐平台